小说倾世毒妃熱門奇幻小説 全職法師 線上看- 第3134章 神女诞生 閲讀

全職法師

第3134章 神女诞生

猎神的意志,这是帕特农神庙彻底击败泰坦巨人的非凡之力,哪怕是最弱小的蓝星骑士在获得猎神意志之后,任何一个魔法都会带给泰坦巨人绝对的穿刺力!
骑士的契约,也只有神女可以唤醒。
叶心夏的心灵之音再一次传达,这一次传达到了所有帕特农神庙骑士成员的灵魂之中。
“骑士们,觉醒你们猎神意志!!”
没有人可以做到这样的庇佑!
神魂,这才是真正的神魂。
黑斑之火再也无法穿透这一层白雀结界,人们抬起头,盯着上空,他们第一次感觉到了真正的安宁,是足以将金耀泰坦巨人这样强大的帝王都隔绝出去的神佑之力!!
它们在阿波罗旧神的践踏之中被焚为灰烬,却又从灰烬中重生,神佑白雀张开了翅膀,它们遮天蔽日,在雅典城上空幻化成了神佑白色结界,结界之纹正是白雀羽纹,那么独特鲜艳。
那是一只一只神佑白雀!
天空中还有无数四色雀鹰的灰烬,就在叶心夏轻声呼唤之时,这些灰烬竟然全部爆发出炽盛的光芒,有足足七种颜色,但这些颜色最后都交织成了绝对的圣白……
叶心夏身上神光耀眼,光团之中几乎只可以看到她白色婀娜的轮廓,她将双手轻轻的放在唇边,呢喃之音似歌声那样传开!
金耀泰坦巨人,帝王级的存在,它的神通足以毁天灭地!
苍穹广阔,却可以看到黑色的火焰如一条条黑色的长龙贯穿而下,熊熊之势足以将雅典城包括城外所有的山峦大地都化为焦土。
金色的血液,从这位阿波罗旧神的身上溢出,金耀泰坦巨人愤怒的驾驭着黑斑之火,犹如一位上苍主宰正将一颗又一颗黑色的巨星朝着大地砸来。
没有了太阳之环的绝对庇佑,骑士团的血色长矛终于可以刺穿金耀泰坦巨人的身躯。
……
曾经杀死过泰坦神族的帕特农神庙再度雄起,只因神魂归来,神女诞生!!!!
也不会再有人被泰坦巨人践踏!
不会再有人惨死。
从孤独的白裙傲立雅典教堂之上时,最黑暗的时刻便彻底被驱散,迎来的是耀眼夺目的黎明白光!!
这就是神女!!
那些在炎热与灼烧中垂死的人,在光雨溢下时也在一点一点的恢复,那些恐慌绝望落泪的人,目睹这光雨也不知为何内心逐渐宁静,不可一世的金耀泰坦巨人,它的太阳之环也在这一阵神宁光雨中一点一点的熄灭!
一座被黑斑烈焰与罂粟火花包裹的古老雅典城上空,突然降下浩瀚光雨,光雨如清泉那般浇灭着那股灼热,又如生命之液那般洗涤着每个人的伤口……
神魂在光雨中彻底复苏,在迅速的壮大,在令叶心夏脱胎换骨!
白色的裙裾在烈风之中摇摆,修饰着叶心夏柔美挺拔的身姿,此时此刻她能够感受到祈愿之音,像一滴一滴圣洁之泉正雨落在枯竭的神魂之中!
漫天的四色雀鹰,它们化作捍卫的焰火。
……
这不是像虚无的神明乞求怜悯,而是在与一位真正的神格之人投注自己的虔诚,寻求灾难下的庇佑!!
所有人再一次开始祈愿!
祈愿!
玄幻小說推薦 “她是天选神女!”
“叶心夏才是真正的神女!”
“我们亲眼目睹她被治愈神光融化,一定是她堕落黑暗,是她用邪恶的复活之术唤醒了金耀泰坦巨人!”丁字街区处,一名亚洲面孔的普通女子突然高声道。
“伊之纱担任神女多年也没有得到神魂的认可,即便她现在成为了神女,也无法守护雅典!”
人们在看到真正的神魂在叶心夏神女的身上浮现的那一刻,心中的恐惧也似消除了大半,只有神女可以拯救他们,他们心甘情愿奉她为神女,再无半点怨言!
她是如此纯净、庄严、圣洁!
绝世独立,就连金耀泰坦巨人在这样的天选神女面前都露出了遗留在骨子里的畏惧与退缩!
在无数罂粟花火,在烈焰灼耀下,在一整座雅典城黑色长袍与黑色长裙的衬托之中……
唯有叶心夏,穿着纯净的白色!
一袭白裙。
帕特农神庙更需要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将是至高无上的象征!!
沉睡的神魂需要殿母去唤醒。
祈愿,掌握在殿母一人手上。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位不需要神魂礼赞的神女,她与神魂已经相伴一生,神魂已经认可,而她需要得到的是殿母,是整个帕特农,是整个雅典的认可!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已经注定。
危难之中加冕。
神女才可以守护雅典。
这几句话传入每一个人心灵,它不是在征求,更不是在请求,她在庄严的宣读这个结果!
“殿母,请为我祈愿。”
“法尔墨,请宣誓,即刻在神碑上刻下我叶心夏之名!”
“我将神女之名呼唤真正的帕特农神魂,唯有神魂可以捍卫雅典!”叶心夏的声音突然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响起。
而今日的灾难,便是她神女继位的一道天埑!
她已经没有竞争真了,她就是帕特农神庙的神女。
选举坛上,殿母帕米诗与法尔墨此时的目光也一刻也没有从叶心夏的身上移开。
丁字街区上,楼房之中,那些露台上,人们看到了叶心夏的身影,也看到了数之不尽的四色雀鹰飞蛾扑火一般撞向金耀泰坦巨人。
“可她撑不了太久。”
“圣女在守护着我们……”
她的魔法,还是太弱小,只能够阻拦阿波罗旧神很短暂的时间。
叶心夏的身上,有神魂光芒,但没有接受神女礼赞,神魂无法真正发挥出帕特农神庙的真正力量。
可四色雀鹰不是强大的生物,它们数量再怎么庞大,意志力再怎么坚定,依然是飞入到火焰山峦中的羽毛,可以看到四色雀鹰在半空中被引燃,又在短短的几秒时间内如一束一束烟花那般绽放生命过后迅速消逝。
偌大的教堂之上,叶心夏屹立在悬塔屋檐上,她的身上焕发着四色之芒,那神庙之佑正是她施展的魔法,她在独自与阿波罗旧神对抗!
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四色雀鹰,城市上空顷刻间被雀鹰填满,它们是捍卫这个雅典的精灵,如今无畏冲锋,用它们的肉躯与强大无匹的阿波罗旧神抗衡!
突然,神庙之庇结界自我瓦解,巨大得可以笼罩一座城区的斑斓结界不知瓦解成多少碎片,每一个碎片都幻化成了四色雀鹰,它们纵然身负重伤,却还是努力的聚集在一起,却还是不顾一切的飞向了阿波罗旧神!!!
“噗噗噗噗哒哒哒哒哒~~~~~~~~~”
阿波罗旧神完全无视从四面八方飞来的血色长矛,它在空中横冲,撞向了那薄弱的神庙之佑,神庙之佑瞬间化为了斑斓的碎片,可以看到那些碎片在半空中化为了无数只四色雀鹰,它们要么断翅,要么流血,显然都受到了重创……
“杀了那些人。”撒朗俯视着一片丁字街区,冷漠的对阿波罗旧神说道。
是金耀骑士之中的翘楚,却一样无法摆脱被握杀的悲惨命运!
那是可是一名封号骑士!!
飞龙的尾巴和金耀骑士的一只脚露在外面,可阿波罗旧神却重重一握,血浆立刻从它的指缝间溢了出来,就像是一个被握烂的番茄!
阿波罗酒神纹丝不动,他被这些骑士们的骚扰弄得狂躁无比,就看见一名金耀骑士和他的飞龙不慎被他抓在手掌心上。
阿波罗旧神拥有金耀太阳环,这使得它的身躯几乎坚不可摧,可以看到帕特农神庙骑士团组成的魔法方阵犹如一根根血色长矛,狠狠的刺向阿波罗旧神。
高空中,金耀泰坦巨人的肩上,正是一个无情的死神,她在俯视着这座城市,正在教唆着阿波罗旧神朝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踩去。
黑色的人潮在找寻安全的避难之所,可那股可怕的热浪不断的扑打到他们的身上,逐渐有人昏倒在了街头,嘴唇龟裂,眼神无助!
芬花如火,满城飞扬。
……
总而言之,海隆眼里只有一个选择,追随叶心夏的步伐。
真如她说的那样,她是受了文泰的旨意?
更何况,伊之纱的目的真的纯粹吗?
他不该去做质疑,无论叶心夏代表得是什么,他海隆已经宣誓效忠,过多的过问只会扰乱帕特农神庙最终的次序。
“是,殿下。”海隆将拳头放在胸口上,没有对叶心夏做出的这个决定产生任何的质疑。
“海隆,你接管裁决殿,让裁决法师组成山墙,不能让双冕泰坦巨人再往前踏进半步。”叶心夏开口对身边的海隆说道。
良久,帕特农神庙的裁决法师们都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伊之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叶心夏用神魂的治愈神芒给融化,人们看到了她的衣裳,看到了一滩黑色的水。
都将撤离偏离他的轨迹。
他苦心守护的这个世界,他无限期许的女儿……
文泰也败了。
重要的是,帕特农神庙,希腊,雅典,都已经掌握在撒朗手中,是生,是死,全凭她们决定。
所以选举的结果根本不重要。
金耀泰坦巨人复活的那一刻,撒朗围困了整座雅典城的那一刻,自己已经输的体无完肤了,殿母期望由雅典城的人来做出最后的选择,而她们根本不想有一点点的冒险,她们必须百分百获胜!
自己败了。
伊之纱连叶心夏都对付不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撒朗。
可事已至此,她伊之纱还能做什么??
叶心夏清楚自己的身份。
叶心夏什么都记得。
她笑自己竟然那么的愚蠢,和其他人一样相信了叶心夏的外表,相信了叶心夏看似纯净的心灵,相信了“遗忘”的这个说法……
她笑自己。
治愈神芒浩瀚至极,却是用作摧毁伊之纱生命的武器,伊之纱肉身化为灰烬的过程,脸上还带着不甘与悔恨,甚至最后能够听到她有些癫狂的笑声,从她那被光芒穿透的喉咙中响起。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神女!
伊之纱并不是真正的复活者,她犹如那些肮脏卑微的亡灵!
果然,传闻是真的。
她是一个腐朽的复活者!
她属黑暗。
无法接受治愈神芒?
伊之纱……
而人们却不敢相信这一事实。
这让原本可以抵挡的治愈之光变成了泯灭伊之纱肉体的绝命光束,可以看到伊之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被光给洞穿,可以看到她痛苦的脸庞,可以看到她眼珠子透出了怨恨!
神魂太过强大了。
只有伊之纱自己清楚,叶心夏在将她从人间蒸发!
在他们看来,两位圣女已经联手,叶心夏在治愈伊之纱刚才战斗中受到的创伤。
神芒降临,伊之纱身边有许多护卫,他们可以阻止叶心夏,可他们为何要去阻止一个为伊之纱做治愈的魔法?
伊之纱是黑暗复活者,她无法接受治愈,治愈对她来说就是融化她的生命……
光芒笼罩,那是来自于神魂的治愈神芒,这可是能够治疗一整个军队的光辉,此时此刻竟然全部落在了伊之纱的身上……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做!!”伊之纱突然间嘶喊了起来。
雅典城中慌乱的人群,正在厮杀战斗的那些帕特农神庙法师,还有就站在神魂旁边的伊之纱与海隆,他们都出神的望着神魂现世!
“神……神魂!!”
这气魂焕发出非凡之光,高大如一座屹立在天宇之中的神像,神像身姿婀娜,能够隐隐约约看见她圣洁纯美的脸庞,只是她的神情威严无比,她的双眸凌厉的可以看穿每个人灵魂的本质。
“我别无选择。”心夏说着这番话时间,她的身上渐渐涌现出一股强大无比的气魂!!
“我不会将神女之位……”
“伊之纱,你说过,你相信现在的我。”叶心夏说道。
假如她内心还存在着真正的良知,那么她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在教皇之魂没有醒来前,退出神女之选。
只是伊之纱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叶心夏并不知道自己是教皇这个事实。
所以叶心夏所做的一切在伊之纱看来都是假惺惺。
她正是教皇!
叶心夏不能成为神女。
在金耀泰坦巨人复活的那一刻,伊之纱便知道了事实。
“这就是我复活的意义,我不能将这个世界交给黑教廷,这也是文泰的旨意!”伊之纱重重的说道。
她的竞选唯一目的,就是阻止教皇担任帕特农神庙神女之位!!
是的,伊之纱是不可能成为神女的。
神女的礼赞一旦降临在她身上,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惩罚!
伊之纱是由黑暗王复活过来的,她终究属于黑暗。
那个治愈之术,让伊之纱的伤口反而恶化了。
“你由黑暗之力复活,神女的礼赞会将你化为一滩黑水,这种情况下你还要苦苦与我竞争,就是因为你害怕我是教皇?”叶心夏质问伊之纱道。
叶心夏是教皇,他们帕特农神庙所有文泰旧部就必须竭尽全力阻止她成为神女!!
因为他的女儿最终还是成为了教皇!
文泰败了。
这场斗争,不是伊之纱与撒朗的仇怨,也不是黑教廷与帕特农神庙之间的战争,是文泰与撒朗的对决。
叶心夏复活了金耀泰坦巨人,这足以证明叶心夏彻底堕落。
愚蠢!!
“海隆,你忘记了文泰的嘱咐吗?这不是你该辅佐的人,她的魂,不再纯正,她是教皇,她已经被撒朗侵染,她不配成为神女!”伊之纱却突然激动了起来。
殿主海隆深呼吸了一口气,轻叹道:“无论您是谁,我都会誓死追随。”
伊之纱平静的道:“我已经告诉了她。”
“这……”殿主海隆看了一眼伊之纱。
海隆是最早效忠自己的帕特农神庙首领之一,叶心夏很清楚他会选择自己,与文泰有很大的关系。
“海隆,我父亲和你说了些什么吗?”叶心夏询问道。
“殿下,结界要被击碎了。”骑士殿殿主海隆心急如焚的道。
……
而这也符合撒朗的疯狂!!
这是何等的疯狂!
一代黑教廷教皇,成为帕特农神庙神女。
“文泰期望你能够成为最纯净的天选神女,撒朗要将你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堕落的人——教皇!”
“文泰守护这个世界,她就要摧垮这个世界。”
“文泰期望的,就是她要狠狠践踏的!”
桃花寶典 “文泰要守护的,便是她要摧毁的。”
“她在向文泰复仇!”
“或许你以为撒朗在向我复仇??”
这个人就是撒朗。
他牺牲了自己,换取了这个世界千年不受黑暗侵扰,可有一个女人却根本不想让这个世界继续存在下去,她一心要摧垮文泰拼尽一切去守护的这个世界。
唯一的办法就是他自己坠入黑暗,他成为黑暗王。
他预见了黑暗位面的动荡,他无论怎么小心翼翼的维护这个光明的世界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黑暗位面一旦撕裂,这个脆弱的人世间将轻易的被那些黑暗魔神给摧垮践踏!!
文泰自己选择了黑暗地狱。
“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文泰能够预见未来的浩劫,能够处理当下的危机,能够铺好前方的光明之桥,唯独奈何不了一个人。”伊之纱目光缓缓的转向了天空,金耀泰坦巨人肩上那个化为火魂的女人。
这就是他的期望。
他选择了黑暗,将光明给了自己这颗新芽。
越向往光明,越扎根黑暗。
就好像真的被人下了忘虫之盅一般,从记忆里强行抹去了有关自己父亲的一切,明明那个时候自己已经开始记事了。
那份记忆,如此浓郁,叶心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遗忘。
神魂带来的负荷,使得心夏小时候总是很疲乏,总是很容易睡着,而那些涌入叶心夏脑海的童年记忆,有一半是在这个人臂弯里睡去醒来……
她能够记起那些岁月,无论到什么地方,自己都蜷缩在一个人的怀里,他用温和的语调和别人谈着一些自己听不懂的事情,手却总不会忘记摩挲着自己脑袋。
叶心夏看着伊之纱,或许其他那些话语叶心夏不能完全相信伊之纱,但这几句话却让叶心夏无法去质疑。
“而你是他埋深在黑暗中的唯一期望,他期望有一天你能够在光明中绽放,是纯净的花蕊,不受淤泥,不受脏水,不受一点瘴气侵染的天选神女!”
“他选择了黑暗,成为腐烂、肮脏、恶臭泥土中的根茎。”
三寸人間 “越向往光明,便越扎根黑暗。这是他在人世间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从诞生之初,便拥有了神魂。”
“而你,是他的女儿。”
伊之纱从没有掩饰过对叶心夏拥有神魂的嫉妒之心,她接着道,“文泰纵然拥有无限声望,整个希腊都推举他为帕特农神庙圣子、神者,可连他都得不到神魂的认可,他是应该没有神魂的圣子。”
“千百年来,只有成为了神女的人才拥有帕特农神魂,而你从诞生之初,神魂就像忠诚的奴仆一样寄居在你的灵魂。神魂啊,那是帕特农神庙神魂,包括我在内所有历届神女、圣女、大贤者都在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神魂的一点点青睐,哪怕是成为神魂的奴隶。”伊之纱注视着叶心夏。
“期望?”
“你以为你的父亲对你没有期望吗?”伊之纱说道。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这些,你明明可以一开始就说出来。”叶心夏问道。
“这就是文泰最担心的,他担心拥有神魂的你一旦倾向了黑教廷,便等于让这个他苦苦守护着的世界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伊之纱说道。
这些在叶心夏的记忆里确实出现过,可那个人真的就是自己吗??
教皇戒指……
教皇纹章。
教皇!
那些关于黑教廷的记忆,确实在她的脑海中快速的晃过,她记得一部分,但……
在自己记忆空白的区域里,存在着另一个野心勃勃的自己??
真的是这样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