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xj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第九十六章 好感度…打擊?相伴-d6w2q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黄金之王酒店。
德索罗专属休息室内…
陈穆将浑身气势收敛,凝目看向了墙根处的德索罗,以及他身后的墙面。
那金白华贵的墙体上,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纹和…凹陷。
而那贴近地面的巨大凹陷中,浑身气息破败的德索罗,正双目无神的瘫坐在内。
此时的德索罗,嘴角缓缓流淌出一丝鲜血,整个人完全陷入了浑噩之中。
陈穆眉头微皱,看了一眼绿发散乱在的德索罗,心中暗道一声‘抱歉’。
随后,将目光转移,看向了仰躺在地的多弗朗明哥,声音冰冷的道:
“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拿宝树亚当,换你的命。”
听着陈穆那不容置疑的语气,明哥艰难的咧开嘴角,急促的咳了两声。
“咳咳..呵,呵呵,你在..咳咳,你在威胁..我吗,呵..。”
面对明哥的反问,陈穆颇为不耐的皱起了眉头,答道:“你可以这样认为。”
明哥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狂笑’,有气无力的道:“呵呵,我…我不接受,威胁..。”
看着没有打算妥协的明哥,陈穆双眼微眯,眼底燃起一股无名怒火,道:
“你可是想清楚了..?”
“呵呵…不然呢。”明哥艰难的勾起嘴角,让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外疯狂。
见明哥这幅倔强的姿态,陈穆不爽了‘啧’了一声。
然后,踱步走到明哥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语气冰冷的道: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就成全你吧。”说完,陈穆将长刀改为反握,竖在了明哥胸口上方。
看着悬于胸前的长刀,明哥狰狞的笑了笑。
就在陈穆准备将镜花水月插入明哥胸膛的时候,德索罗那略显急促的声音,瞬间传入到他的耳中。
夜 北
“停..快停手…”
德索罗艰难的抬起头,那尽显疲惫的眸子,紧紧盯向了陈穆。
闻言,陈穆手中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了德索罗。
只见德索罗急速的喘息两口,艰难的开口道:“他要是死了..你就真的买不到了,咳咳咳!”
说着,嘴角又溢出了一丝鲜血。
陈穆眉头一皱,缓缓将手中的长刀放下,用那双毫无感情的眸子,直接盯向了德索罗。
“你这话…什么意思?”
德索罗用力的咳嗽一声,偏头啐了口血痰,声音低沉的道:“Joker是地下世界的中介人…”
暴殷 SISIMO
“这我知道。”
陈穆抬手打断了德索罗的话,眼底闪过一丝不耐,道:“说些我不知道的。”
闻言,德索罗微微一愣,随后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摇头道:“Joker这家伙,连自己的身份都守不住。”
活鬼王 聪明白痴
旋即,德索罗看了一眼气息逐渐狂躁的陈穆,正色道:“呵呵,扯远了,那我们就继续说说黑市的事吧。”
陈穆淡淡的‘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德索罗。
德索罗缓缓吐出一口气,声音低沉的道:“Joker是黑暗世界的中介人,但凡是和不法交易有关的人和事,他都会插上一手。”
“而且,从他刚才在电话中和属下通话的语气,就可以猜到,他不仅找到了宝树亚当,而且…”
顿了顿,德索罗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地上的明哥,继续道:“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指使手下,将黑市上的宝树亚当,全都收入囊中了。”
“我说的对吗,Joker。”
德索罗话音刚落,明哥的低笑声在陈穆身后响起。
“嘿嘿…嘿嘿嘿嘿,你..你还真是了解我啊,德索罗。”
陈穆猛然转身,看着明哥一边从地上缓缓站起,一边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陈穆勾了勾嘴角,有些意外的道:“哦?这么快就能站起来了,身体素质很不错吗。”
“呵呵,我可不会感谢别人,尤其是…对我动过手的人。”明哥邪笑一声。
然后,失笑一声,道:“呵呵,我现在改主意了。”
“嗯?”陈穆眉头一皱,眸子中射出一抹危险的光芒。
明哥毫不畏惧的直视着陈穆的双眼,一字一句的道:“我不仅要你做我手下,而且,你还要将你的鲜血交给我,至于要多少…由我说了算。”
“你找死!!”陈穆低声怒吼。
随后,双脚猛然踏碎地面,悍然朝着明哥冲了过去来。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陈穆的拳头就已经轰在了明哥的胸膛之上。
“噗..!”明哥咳出一大口鲜血,身形急速倒飞。
然而,陈穆更快。
伴随着一道‘噼啪’的炸雷声,浑身电光缭绕的陈穆,径直出现在了明哥的身后,右掌更是直接印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原本的力道还未卸去,后背又吃了陈穆一掌,明哥宛如破败的风筝一般,失控的朝着前方砸去。
丝丝血液从明哥嘴角溢出,洒落在了地面之上。
陈穆面色平静的收回右掌,语气淡然的道:“我要杀你,绝对比你想象的要轻松。”
“所以…在我下一次攻击到来之前,你还有机会改变你的价码。”
而明哥,则是狠狠砸落在了德索罗的身旁,嘴角不停往外留着鲜血。
看着气息急速衰败的多弗朗明哥,德索罗浑身一颤。
“你最好别碰他。”
德索罗伸出去的手,顿时僵在空中。
然后,艰难的吞咽一下口水,慢慢转过头,看着陈穆道:“你…你怎么能杀他。”
然而,陈穆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回应道:“放心,他没那么容易死的。”
听到陈穆的话,德索罗赶忙低头,看向了明哥那缓缓起伏的胸膛。
“这…”德索罗猛然睁大了眼睛。
陈穆轻蔑的笑了笑,开口道:“他不过是运用线线果实的能力,在修补自己的内脏罢了。”
约莫过了半分钟,明哥双肘撑地,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艰难的移动了一下身子,使自己背靠着墙壁而坐。
“呵..呵呵,你,对我还真是了解啊。”明哥面色苍白的笑了笑。
见明哥恢复,德索罗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要是真死在自己船上了,他还真没办法及时说清楚。一想到明哥的那群疯子手下们,他顿时觉得头疼不已。
陈穆轻蔑的笑了笑,缓缓用食指对准了明哥的胸膛,道:“如果,原本治伤的线条,突然在你体内纠缠了起来,你说…你会怎样?”
说完,一道白色的粗线,瞬间从陈穆的指尖射出。
“你!!”看着熟悉的白线,明哥双眸猛然瞪大。
‘噗嗤!’锐利的白线,瞬间射中了明哥,从他凹陷的胸膛上直接贯穿而过,留下了一个透明窟窿。
德索罗同样是一脸震惊的看着陈穆。
“这,这是Joker的能力…”德索罗不可置信的呢喃道。
陈穆对着德索罗挑眉一笑,摊手道:“我还以为,你在我操控黄金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呢,搞半天,是我高估你了。”
说着,陈穆还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
听完陈穆的话,德索罗如遭雷击。
就在这时,明哥惨然一笑,开口道:“其实…我猜到了一点。”
“什么!?”德索罗猛然转头,满眼震惊的看向了气息衰败的明哥:“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明哥咧嘴笑了笑,喃喃自语道:“我也没想到,你那么笨啊…”
“你!”德索罗气急,咬牙看着明哥。
就在这时,陈穆拍了拍手,将两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轻笑道:“好了,现在我的本事,你们知道了。”
顿了顿,看向还在努力治疗伤势的明哥道:“你能用线修复内脏,我也能用我的线,去搅乱你体内的线条。”
“所以说,我要杀你的话,真的有太多办法了。”
闻言,多弗朗明哥嘴角的笑容收敛,颇为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陈穆见状,满意的点点头,道:“现在你觉得,用宝树亚当去换你的命,值了吗。”
此刻,德索罗紧紧皱起了眉头,已经放弃了让陈穆成为他打手的念头了。
毕竟,以陈穆的实力来说,根本不可能会屈居他人之下。
他…太强了,强到德索罗已经完全想不出,有谁能够扛得住他的攻击。
而且,像他这样的强者,怎么会待在一个小小的海贼团里呢……这是德索罗放平心境后遇到的新问题,也是他…唯一获取这个打手的机会了。
这个时候,三人都默契的没有再开口。
多弗朗明哥在修补体内的伤势,德索罗则是在暗暗思量草帽团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而陈穆,则是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着明哥的伤势恢复。
他相信,明哥应该已经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差距了。
不管是武装色防御,还是见闻色预先判断攻击,在陈穆的绝对实力下,没有任何作用。
甚至,在陈穆高等级霸气的压制下,明哥的见闻色,根本没办法预判到他的攻击。
霸王色对抗,那就更不用说了,光是那实体化的伤害,明哥就比不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德索罗慢慢理顺了气息,明哥也渐渐恢复了一丝血色。
而仰靠在沙发上假寐的陈穆,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好了,既然恢复的差不多了,那我就继续动手了。”陈穆扭了扭手腕,慢慢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等一下!!”明哥急忙抬手。
看着表情有些紧张的明哥,陈穆好笑的摇了摇头,静静等待着明哥的下文。
多弗朗明哥用力的吐出一口气,缓缓开口道:“宝树亚当…送你了。”
闻言,陈穆弯了弯眼角,轻笑道:“早这样多好,非要挨顿揍才老实。”
旋即,又凝目看向了德索罗。
看着陈穆的眼神锁定到了自己身上,德索罗一惊,着急忙慌的道:“我…我等会就带你去拿钱。”
陈穆满意的‘嗯’了一声,又转头看向了明哥。
“宝树亚当,什么时候能到。”
明哥简单的思索了一下,沉吟道。“最快也要2天。”
陈穆捏着下巴,静静审视了明哥两秒,这才缓缓点头道:
“行,那我就等你两天。”
………
注:德索罗能给陈穆脑瓜子留下伤痕,是因为有系统的好感度buff,类似于娜美的恐怖热息,同属‘系统’打击范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